我是你心底的一片gentilesse


今早被YANG发现我感冒了,如若不是她,我定是不知道我自己感冒了。然后想到,如若没有人发现我已经渐凉的尸体,告诉我你死了,我也许只是以为自己在做梦而已。


以前H将《我们相爱》抄写在一张绿得诱人的纸上给我

我们以平平静静的姿态相爱
像两棵紧紧相挨的白菜,一起长壮长白
日子越久,越长得一模一样
我们不懂得浪漫
不会沿沙滩走出老远老远

我们的手生来就贱,只会围篱笆
养些鸡鸭,种几丛野菊
花开了,坐着遐想
南山脚下结庐,舍弃功名和利禄

哎,我们简简单单的相爱
像俩棵草,风来一起弯腰
像寺院里的钟和梆,晨暮时碰撞
我们相爱,一辈子只是
开开窗,晒晒太阳
等到日头偏西,回家做饭……

最近读到一首诗,甚是美丽,上首诗写到“等到日头偏西,回家做饭”,这首《after work》写了回家后的情景。

The shack and a few trees
float in the blowing fog

I pull out your blouse,
warm my cold hands
on your breasts.
you laugh and shudder
peeling garlic by the
hot iron stove.
bring in the axe, the rake,
the wood

we’ll lean on the wall
against each other stew simmering on the fire
as it grows dark
drinking wine.

Gary Snyder

干完活后
小茅屋和一些树
漂浮的流动的雾
我要掀起你的衣服来
我要用你的乳房取暖
你笑得色迷迷
你冷得哆哆嗦嗦

哥哥说后面一段很美的,我翻译得很糟糕
炖菜在火上咕噜作响
我们倚墙对饮
直到火灭炉息

可是我觉得他翻译得没有节奏,而且,应该有天黑之后,在家做爱的意境呀。


前不久终于画完了,我人生中的第一副油画作品。
我想可以给它取名 the dying
你有没有想过你死的地方是什么颜色的?是什么味道?有什么声音?
或者可以更具体点呢,它是什么颜色,大小是多少?亮度呢?
什么声音,什么音量?节拍是什么?音调又是什么?你和声音的位移是多少呢?
你在什么角度呢?如果是一个函数,有z轴吗?

听着Hélène Grimaud的钢琴声,我又在画我的第二副画了。未完成。

3 Comments

  1. 匿名

  2. 这话让我想到高中时候同学的作文,开头就写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死了……

  3. 宁波早教机构

    现在的人心都变得浮躁了,难以平静的对待生活,每天能坚持写一些感兴趣的文章作分享,确实很难得。

Add Your Comment

Make sure you share your opinion with us. Fields marked * are required. Any other information is optional and for your own pleasure.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be hidden and never published or used in any way.


Optional Details

If you like you can tell us your website URL and Twitter Username. We'll link your name to your web address and we'll add a twitter link to your comment. This is completely optio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