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Page 1 of 1 1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

第一次内观经历

2017年,我第一次内观去的是葛印卡老师在福建龙岩长汀的内观中心。新学员预约这个中心的内观课并不容易,要定好闹钟,在开放注册的时候就去抢注。男学员还是比较容易预约到十日课的,在泰国的内观中心,男学员也很少,来上课的以女性为主。

报道的时候,有男学员跑来问我为什么来参加内观呀?是不是失恋。我听着很困惑。我参加内观,并不是因为现实生活中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因为自己打坐,老胡思乱想行不通,想知道技巧是怎么样的,就来报名上课。后来我才知道,大部分的学员都是寻求通过内观解决生活中的问题。

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四点半就要进禅堂打坐。一次打坐要坐整整一个小时,然后才有十分钟的休息。去掉吃饭和午休,一天有八个小时在练习打坐。如此在中心度过十天。

第一次打坐,最大的问题是腿特别疼。坐一个小时不动,基本是不可能的,盘着腿坐,疼痛不已。好在每天都有向老师提问的时间。我便问老师,腿太疼了,怎么办?老师问我,如果你站起来,你还会疼吗?盘腿没多久就会疼,但是站起来就没事了。

老师说,下次再疼的时候,就用心去观察这个疼痛的点,一点一点将它移到脚心,移出身体。接下来打坐的时候,我用了这个方法,果然腿不疼了。可以不换姿势坐得久一点了。在第七天的时候,也能做到一个小时一动不动盘腿坐着了。很快十日课就上完了。从此,我踏上每年的内观之路。

我的内观经历:真正好的东西都是无价的

我第一次参加十日内观营是2017年,在此之前已经在网上、书上看到不少内观、冥想、打坐的文章。这些词虽然不同,但是意思都是指通过自我观察,只将注意力放在身与心上。自己在家练习,根本静不下来,脑子里浮想联翩。自己尝试练习行不通,还是找个地方学一学吧。

去哪里学好呢?网上内观、冥想的文章不少,开班授课的也不少。几天的课程最高可以收到上万。这个技巧在两千五百多年前重新被佛陀发现并传授。我只想找最接近佛陀方法的课程。于是我找到了葛印卡个人创办的内观中心。

葛印卡出生于缅甸,祖上从印度移居来。原是商人世家,很有钱,但长期患有偏头疼。全世界寻名医都没办法,只能靠打吗啡缓解度日。虽有很多钱,钱却无法帮助自己去掉病痛。朋友推荐他去参加十日内观课。他以去掉病痛的理由去参加十日内观课,却被老师拒绝。

老师说,如果你只想去掉病痛,你应该去找医生。葛印卡向老师保证,我只想学习内观。头痛没有办法解决,也无所谓。再三保证后,老师接受了他的请求。开始教他内观。葛印卡被这个方法深深吸引。每天关注在自己的身与心,最终摆脱了吗啡,摆脱了偏头痛。

因为母亲患病,他四十五岁回到印度,教母亲和一些亲戚朋友内观。亲戚朋友获益良多,便推荐更多亲朋好友来参加,上课的人越来越多了。葛印卡便开始在印度传授起了内观技巧。

葛印卡说,这个技巧本身是无价的,不应该收取任何费用。只接收上完课学员的布施。不少人都觉得很震惊,在印度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免费提供食宿和上课,怎么可以呢?

我去过葛印卡在中国的两个中心,去年还去了日本京都大山深处的内观中心。上课分文不收。不收餐费。不收住宿费。上完十日的内观课,如果你觉得有收获,可以任意捐赠,不勉强捐钱。有的内观中心提供一人一间的住宿,条件并不差。实质上,葛印卡在各个国家的内观中心也都是靠老学员的捐赠建起来的。

葛印卡七年前去世,现在来中心上课的老师也都是义务的,没有工钱,连交通都是自费的。他们教学不以赚钱为目的,他们是真的用爱来教人内观呀。

每个人都有永恒的概念

老爷爷73岁了,在我租住他家酒店的第二天,主动找我学中文。除了学中文,他还打算用五年时间种一万株植物。他种的tree ferm从孢子到长成指甲盖那样大的苗,竟然要一年的时间,这是极其缓慢的过程。他却很有耐心,也不认为自己这么老了,不适合做这些。老爷爷说,当你有“永恒”这个概念的时候,你可以做任何事。

“永恒”这个词怎么理解呢?英语叫timeless。less是一个词根,加在名词后面变成形容词,意思为“without没有”。timeless可以理解为,没有时间,即不受时间影响的。泰语叫เหนือกาลเวลา,直接翻译就是“在时间之上”。什么东西在时间之上呢?即永恒。

我和老爷爷说,中国人是很难理解永恒这个概念的。纵观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是有信仰的。西方信仰基督教为主,短短几十年生命只是个人旅程的一小部分,在地上遵从神的旨意,死后要去往神的国度。泰国等佛教国家,信轮回、业力,这一辈子的果是上辈子的因,下辈子会去哪,就看这辈子的业了。若能跳出生老病死,就能离苦得乐。无神论教育下的中国人,没有信仰,花钱买的房子也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权。生命也只有短短几十年,哪样是永恒的呢?

没有永恒概念,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当然是追求一夜暴富、迅速变现,尽快享乐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啦。大学毕业后,再也不看书了,挣钱都来不及,哪有时间看书。我都xx岁了,学英语、学xx已经来不及了,给孩子报个班,让他赢在起跑线上吧。老爷爷的儿子在澳大利亚念大学,他带着老婆一同去,一家人住在一起。他那年已经50岁了,却申请了澳大利亚的PHD。按照中文的说法,他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了。因为有永恒的概念,年龄对他来说并不代表什么。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说,丰盛的生命里,此生只是一小部分。不断学习才能在灵里成长。

如果此生并不是唯一,生命是不受时间影响的,生命是在时间之上的,你又会如何安排此生呢?

中国式道歉

中国传统的儒家等级文化,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也导致了中国人根本不会道歉。当人与人之间有等级观念,那错怪了对方、做错了事,会如何道歉呢?

他们会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道歉”。错怪了小孩,就给小孩买个玩具,带他出去吃顿好的,绝口不提错怪的事。小孩觉得委屈,“我不是已经带你吃过xxx了吗,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喝醉酒打了配偶,隔天才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事,发个红包给对方,绝口不提每次喝醉酒都打人的事。配偶觉得委屈,“我都给你发钱了,你还想怎样!”无论是对孩子,还是对配偶,所谓的“道歉”毫无愧疚感,以后还会犯类似的错误。

道歉首先要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用对方接受的方式进行沟通、请求谅解。男人们才不会这样道歉呢,他们会说,“我可是男人,也是要面子的啊!你觉得我会这样做吗?”骨子里并不尊重小孩、女人的中国男人,反而觉得这样做有失“面子”。

什么是面子呢?这个词不等同尊重,尊重是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的。“面子”只存在等级观念极强的华夏文化中。一个人有面子,意味着他社会地位高,更受人尊重。“面子”是“等级社会的脸面”,男人怎么可以跟孩子、妻子承认错误、诚恳道歉、请求谅解呢?和妻子、孩子有平等的关系,在等级社会里,这可是“面子低下”的表现。上海男人分担妻子的家务,在酒局上常常被其他省份的男人当笑话讲,上海男人真是不给自己挣“面子”呀。你有过正常接受道歉的经历吗?你觉得一切根源问题在哪里呢?

給孔子看相的女相士是誰?

《史記·孔子世家》《韓詩外傳》都記載了姑布子卿給孔子看相的故事。
有一天,孔子從衛國東門出來,正巧看到姑布子卿迎面而來。孔子對弟子說:你們把馬車讓一讓,有人要來,一定是來看我的面相。
姑布子卿也對隨從說:你們幾個讓一讓,有聖人要來了。
孔子下車步行,姑布子卿迎面看他走了五十步,又從後面看他走了五十步。
姑布子卿問一旁的子貢,“這個人是做什麼的呢?”
子貢說:他是我的老師,魯國的孔丘啊。
姑布子卿說,是魯國的孔丘啊,我聽說很久了。

子貢問,你看我老師的相如何?
姑布子卿說,他有堯帝的頰骨,舜帝的眼睛,禹帝的脖子,皋陶的嘴巴。正面看起來,頗有有王者之風;從後面看兩肩太高,脊樑瘦弱,只有這點比不上前四聖。
子貢嘆氣。
姑布子卿說,憂慮什麼呢,臉長得黑又不差;嘴巴長點,但是面相又不主要在於這些,遠遠望去,像個喪家之狗罷了,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子貢把原話告訴孔子,孔子無所辭,獨辭喪家之狗耳,說,這我哪裡敢當呢。
子貢說,汙面而不惡,葭喙而不藉,只是把這個相面結果告訴你。用喪家之狗來形容,哪裡有這麼嚴重呢?

孔子說:“你難道沒有見過喪家的狗嗎?主人去世裝入棺材,祭品在桌上,開始祭奠。喪家之狗還東張西望,尋找主人。好比我的際遇,我所能想象到的景象:上無明君,下無賢才,王道衰落,政教失散,恃強凌弱的越來越多,以多欺少的越來越多,百姓放縱,綱法禮節統統失去。而我就如同那喪家之犬,還在尋找著,想有所作為啊!”

孔子懷才不遇,一生不得志,普天下感嘆,“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姑布子卿的斷語很厲害,評價他“喪家之犬”,連孔子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姑布子卿是古代相術最精明的女玄學大師,給皇親貴族看相,是很厲害的人物。師父在我名字美懿後加上紫卿二字,便也給我加上了姑布子卿的勉勵、嘉許。美懿紫卿 。
相時而動,趨吉避凶。我也願能在世間萬物的理解與詮釋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筆。

什么是信仰?

   我虽不是一名佛教徒,却曾在一间寺庙住过一个月,吃在寺庙、住在寺庙,每天的时间就是扫扫地、洗洗碗,有时会找寺庙的出家人聊聊佛。有一次我问法师,到底什么是信仰呢?

   法师说,你能愿意为它付出生命,这个东西就叫信仰。你愿意为什么人什么事付出生命吗?

   我不说话,想了一会,没有啊。我不愿意为别人,为什么事付出生命。

   法师说,等你有孩子就知道了。

   所以有些人的信仰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他就是如此。有些人的信仰是金钱,那他就会为了钱付出生命。原来信仰并不就是磕长头、胸口划十字,信仰是一个你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东西。

你认识的人里,有谁的婚姻让你觉得特别好吗?

这个问题问过好几个朋友,回答都是,我本来以为有的很好,但其实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结了婚的人比单身的人还要孤独。

    去年在日本认识一位弹三味线的音乐家,七十多岁了,一个人住在日本的乡下。我问他,为什么你要住乡下呢?他说,我晚上有时候想弹琴,如果我住城市里,晚上弹琴,警察会来抓我的。在乡下,没有人,我想凌晨三点弹都可以,天上的鸟会来听我的音乐。那你妻子呢?音乐家说,她不喜欢乡下,她和孩子住在大阪。十天的yamauto音乐节,我们扎着帐篷在京都山里露营,七十岁的老爷爷也是。他一个人过着他想要的生活,也会在山里弹琴,一直一直弹下去。

     前几天去清莱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看到一间乡村咖啡馆。很偏的位置,每天也就两三个客人。和老板聊天,他从清迈退休来到这里五年,一点点修房子,改造咖啡馆。我问他,这个地方花了100万泰铢买下来,那有没有赚回来呢?他说,没有。他喜欢安静的环境,客人不多也无所谓,赚不回钱也无所谓,这样的生活是养老。我又问,那你老婆呢?老板说,老婆不喜欢不能购物的地方,她和女儿一直在清迈。咖啡馆里挂着他爸爸妈妈泛黄的老照片,很美很英俊。在乡村独处,看看书,一个人安安静静独自生活下去。

    有人称对象老伴。老伴老伴,老来相伴。可实际情况却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分居两地,不再相伴。我其实是有羡慕的伴侣的,一对在泰国办私人孤儿院的基督教夫妇。六一和九月,我和师父都去那拜访过。夫妻俩有共同的信仰,虽然没有生养自己的孩子,也不富裕,却用心用力一起来养十几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在念大学,最小的只有四五岁。丈夫做医生赚钱来养孩子,也会有一些爱心人士捐钱捐物。平日里夫妻俩带着孩子们种菜、养鸡鸭、养鱼。在假期办中文学校,附近村子里的小孩也会来学习。妻子跟我说,多学一门语言,他们未来好独立。相濡以沫的婚姻,并不定要多少甜言蜜语,有同样的信仰,同样的人生追求,一起度过,便足以让我相信婚姻了。

很多人办婚礼,要提前一年预约酒席,提前一年做婚礼策划,穿什么样的衣服,做什么样的仪式。可是选择对方做自己的配偶时却是如此的仓促,好像只是遇见的那天肾上腺的冲动。却没有和对方花足够多的时间来聊聊未来人生的方向,是否有共同的信仰。到底什么才是好的婚姻呢?时间只有一起度过才觉安心。

祝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最终都能拥有牛奶与蜜甜的婚姻。

泰北咖啡馆 https://youtu.be/f84IAIX0ttQ

泰北孤儿院 https://youtu.be/irpGhELt0sk

Page 1 of 1 1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