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Uncategorized’ Category
Page 1 of 1 1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

給孔子看相的女相士是誰?

《史記·孔子世家》《韓詩外傳》都記載了姑布子卿給孔子看相的故事。
有一天,孔子從衛國東門出來,正巧看到姑布子卿迎面而來。孔子對弟子說:你們把馬車讓一讓,有人要來,一定是來看我的面相。
姑布子卿也對隨從說:你們幾個讓一讓,有聖人要來了。
孔子下車步行,姑布子卿迎面看他走了五十步,又從後面看他走了五十步。
姑布子卿問一旁的子貢,“這個人是做什麼的呢?”
子貢說:他是我的老師,魯國的孔丘啊。
姑布子卿說,是魯國的孔丘啊,我聽說很久了。

子貢問,你看我老師的相如何?
姑布子卿說,他有堯帝的頰骨,舜帝的眼睛,禹帝的脖子,皋陶的嘴巴。正面看起來,頗有有王者之風;從後面看兩肩太高,脊樑瘦弱,只有這點比不上前四聖。
子貢嘆氣。
姑布子卿說,憂慮什麼呢,臉長得黑又不差;嘴巴長點,但是面相又不主要在於這些,遠遠望去,像個喪家之狗罷了,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子貢把原話告訴孔子,孔子無所辭,獨辭喪家之狗耳,說,這我哪裡敢當呢。
子貢說,汙面而不惡,葭喙而不藉,只是把這個相面結果告訴你。用喪家之狗來形容,哪裡有這麼嚴重呢?

孔子說:“你難道沒有見過喪家的狗嗎?主人去世裝入棺材,祭品在桌上,開始祭奠。喪家之狗還東張西望,尋找主人。好比我的際遇,我所能想象到的景象:上無明君,下無賢才,王道衰落,政教失散,恃強凌弱的越來越多,以多欺少的越來越多,百姓放縱,綱法禮節統統失去。而我就如同那喪家之犬,還在尋找著,想有所作為啊!”

孔子懷才不遇,一生不得志,普天下感嘆,“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姑布子卿的斷語很厲害,評價他“喪家之犬”,連孔子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姑布子卿是古代相術最精明的女玄學大師,給皇親貴族看相,是很厲害的人物。師父在我名字美懿後加上紫卿二字,便也給我加上了姑布子卿的勉勵、嘉許。美懿紫卿 。
相時而動,趨吉避凶。我也願能在世間萬物的理解與詮釋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筆。

什么是信仰?

   我虽不是一名佛教徒,却曾在一间寺庙住过一个月,吃在寺庙、住在寺庙,每天的时间就是扫扫地、洗洗碗,有时会找寺庙的出家人聊聊佛。有一次我问法师,到底什么是信仰呢?

   法师说,你能愿意为它付出生命,这个东西就叫信仰。你愿意为什么人什么事付出生命吗?

   我不说话,想了一会,没有啊。我不愿意为别人,为什么事付出生命。

   法师说,等你有孩子就知道了。

   所以有些人的信仰是老婆孩子热炕头,那他就是如此。有些人的信仰是金钱,那他就会为了钱付出生命。原来信仰并不就是磕长头、胸口划十字,信仰是一个你愿意为之付出生命的东西。

你认识的人里,有谁的婚姻让你觉得特别好吗?

这个问题问过好几个朋友,回答都是,我本来以为有的很好,但其实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结了婚的人比单身的人还要孤独。

    去年在日本认识一位弹三味线的音乐家,七十多岁了,一个人住在日本的乡下。我问他,为什么你要住乡下呢?他说,我晚上有时候想弹琴,如果我住城市里,晚上弹琴,警察会来抓我的。在乡下,没有人,我想凌晨三点弹都可以,天上的鸟会来听我的音乐。那你妻子呢?音乐家说,她不喜欢乡下,她和孩子住在大阪。十天的yamauto音乐节,我们扎着帐篷在京都山里露营,七十岁的老爷爷也是。他一个人过着他想要的生活,也会在山里弹琴,一直一直弹下去。

     前几天去清莱半个小时车程的地方看到一间乡村咖啡馆。很偏的位置,每天也就两三个客人。和老板聊天,他从清迈退休来到这里五年,一点点修房子,改造咖啡馆。我问他,这个地方花了100万泰铢买下来,那有没有赚回来呢?他说,没有。他喜欢安静的环境,客人不多也无所谓,赚不回钱也无所谓,这样的生活是养老。我又问,那你老婆呢?老板说,老婆不喜欢不能购物的地方,她和女儿一直在清迈。咖啡馆里挂着他爸爸妈妈泛黄的老照片,很美很英俊。在乡村独处,看看书,一个人安安静静独自生活下去。

    有人称对象老伴。老伴老伴,老来相伴。可实际情况却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分居两地,不再相伴。我其实是有羡慕的伴侣的,一对在泰国办私人孤儿院的基督教夫妇。六一和九月,我和师父都去那拜访过。夫妻俩有共同的信仰,虽然没有生养自己的孩子,也不富裕,却用心用力一起来养十几个孩子。最大的孩子在念大学,最小的只有四五岁。丈夫做医生赚钱来养孩子,也会有一些爱心人士捐钱捐物。平日里夫妻俩带着孩子们种菜、养鸡鸭、养鱼。在假期办中文学校,附近村子里的小孩也会来学习。妻子跟我说,多学一门语言,他们未来好独立。相濡以沫的婚姻,并不定要多少甜言蜜语,有同样的信仰,同样的人生追求,一起度过,便足以让我相信婚姻了。

很多人办婚礼,要提前一年预约酒席,提前一年做婚礼策划,穿什么样的衣服,做什么样的仪式。可是选择对方做自己的配偶时却是如此的仓促,好像只是遇见的那天肾上腺的冲动。却没有和对方花足够多的时间来聊聊未来人生的方向,是否有共同的信仰。到底什么才是好的婚姻呢?时间只有一起度过才觉安心。

祝关注我的小可爱们,最终都能拥有牛奶与蜜甜的婚姻。

泰北咖啡馆 https://youtu.be/f84IAIX0ttQ

泰北孤儿院 https://youtu.be/irpGhELt0sk

日本音乐家
泰北咖啡馆
泰北孤儿院
Page 1 of 1 1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