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
Page 1 of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

第一次內觀經歷

2017年,我第一次內觀去的是葛印卡老師在福建龍岩長汀的內觀中心。新學員預約這個中心的內觀課並不容易,要定好鬧鐘,在開放註冊的時候就去搶注。男學員還是比較容易預約到十日課的,在泰國的內觀中心,男學員也很少,來上課的以女性為主。

報道的時候,有男學員跑來問我為什麼來參加內觀呀?是不是失戀。我聽着很困惑。我參加內觀,並不是因為現實生活中有什麼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因為自己打坐,老胡思亂想行不通,想知道技巧是怎麼樣的,就來報名上課。後來我才知道,大部分的學員都是尋求通過內觀解決生活中的問題。

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四點半就要進禪堂打坐。一次打坐要坐整整一個小時,然後才有十分鐘的休息。去掉吃飯和午休,一天有八個小時在練習打坐。如此在中心度過十天。

第一次打坐,最大的問題是腿特別疼。坐一個小時不動,基本是不可能的,盤着腿坐,疼痛不已。好在每天都有向老師提問的時間。我便問老師,腿太疼了,怎麼辦?老師問我,如果你站起來,你還會疼嗎?盤腿沒多久就會疼,但是站起來就沒事了。

老師說,下次再疼的時候,就用心去觀察這個疼痛的點,一點一點將它移到腳心,移出身體。接下來打坐的時候,我用了這個方法,果然腿不疼了。可以不換姿勢坐得久一點了。在第七天的時候,也能做到一個小時一動不動盤腿坐着了。很快十日課就上完了。從此,我踏上每年的內觀之路。

我的內觀經歷:真正好的東西都是無價的

我第一次參加十日內觀營是2017年,在此之前已經在網上、書上看到不少內觀、冥想、打坐的文章。這些詞雖然不同,但是意思都是指通過自我觀察,只將注意力放在身與心上。自己在家練習,根本靜不下來,腦子裡浮想聯翩。自己嘗試練習行不通,還是找個地方學一學吧。

去哪裡學好呢?網上內觀、冥想的文章不少,開班授課的也不少。幾天的課程最高可以收到上萬。這個技巧在兩千五百多年前重新被佛陀發現並傳授。我只想找最接近佛陀方法的課程。於是我找到了葛印卡個人創辦的內觀中心。

葛印卡出生於緬甸,祖上從印度移居來。原是商人世家,很有錢,但長期患有偏頭疼。全世界尋名醫都沒辦法,只能靠打嗎啡緩解度日。雖有很多錢,錢卻無法幫助自己去掉病痛。朋友推薦他去參加十日內觀課。他以去掉病痛的理由去參加十日內觀課,卻被老師拒絕。

老師說,如果你只想去掉病痛,你應該去找醫生。葛印卡向老師保證,我只想學習內觀。頭痛沒有辦法解決,也無所謂。再三保證後,老師接受了他的請求。開始教他內觀。葛印卡被這個方法深深吸引。每天關注在自己的身與心,最終擺脫了嗎啡,擺脫了偏頭痛。

因為母親患病,他四十五歲回到印度,教母親和一些親戚朋友內觀。親戚朋友獲益良多,便推薦更多親朋好友來參加,上課的人越來越多了。葛印卡便開始在印度傳授起了內觀技巧。

葛印卡說,這個技巧本身是無價的,不應該收取任何費用。只接收上完課學員的布施。不少人都覺得很震驚,在印度很多人連飯都吃不上,免費提供食宿和上課,怎麼可以呢?

我去過葛印卡在中國的兩個中心,去年還去了日本京都大山深處的內觀中心。上課分文不收。不收餐費。不收住宿費。上完十日的內觀課,如果你覺得有收穫,可以任意捐贈,不勉強捐錢。有的內觀中心提供一人一間的住宿,條件並不差。實質上,葛印卡在各個國家的內觀中心也都是靠老學員的捐贈建起來的。

葛印卡七年前去世,現在來中心上課的老師也都是義務的,沒有工錢,連交通都是自費的。他們教學不以賺錢為目的,他們是真的用愛來教人內觀呀。

每個人都有永恆的概念

老爺爺73歲了,在我租住他家酒店的第二天,主動找我學中文。除了學中文,他還打算用五年時間種一萬株植物。他種的tree ferm從孢子到長成指甲蓋那樣大的苗,竟然要一年的時間,這是極其緩慢的過程。他卻很有耐心,也不認為自己這麼老了,不適合做這些。老爺爺說,當你有“永恆”這個概念的時候,你可以做任何事。

“永恆”這個詞怎麼理解呢?英語叫timeless。less是一個詞根,加在名詞後面變成形容詞,意思為“without沒有”。timeless可以理解為,沒有時間,即不受時間影響的。泰語叫เหนือกาลเวลา,直接翻譯就是“在時間之上”。什麼東西在時間之上呢?即永恆。

我和老爺爺說,中國人是很難理解永恆這個概念的。縱觀世界,大部分國家都是有信仰的。西方信仰基督教為主,短短几十年生命只是個人旅程的一小部分,在地上遵從神的旨意,死後要去往神的國度。泰國等佛教國家,信輪迴、業力,這一輩子的果是上輩子的因,下輩子會去哪,就看這輩子的業了。若能跳出生老病死,就能離苦得樂。無神論教育下的中國人,沒有信仰,花錢買的房子也只有七十年的使用權。生命也只有短短几十年,哪樣是永恆的呢?

沒有永恆概念,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當然是追求一夜暴富、迅速變現,儘快享樂才是最正確的選擇啦。大學畢業後,再也不看書了,掙錢都來不及,哪有時間看書。我都xx歲了,學英語、學xx已經來不及了,給孩子報個班,讓他贏在起跑線上吧。老爺爺的兒子在澳大利亞念大學,他帶着老婆一同去,一家人住在一起。他那年已經50歲了,卻申請了澳大利亞的PHD。按照中文的說法,他已經是“年過半百的老人”了。因為有永恆的概念,年齡對他來說並不代表什麼。對於有信仰的人來說,豐盛的生命里,此生只是一小部分。不斷學習才能在靈里成長。

如果此生並不是唯一,生命是不受時間影響的,生命是在時間之上的,你又會如何安排此生呢?

中國式道歉

中國傳統的儒家等級文化,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也導致了中國人根本不會道歉。當人與人之間有等級觀念,那錯怪了對方、做錯了事,會如何道歉呢?

他們會用他們自己的方式來“道歉”。錯怪了小孩,就給小孩買個玩具,帶他出去吃頓好的,絕口不提錯怪的事。小孩覺得委屈,“我不是已經帶你吃過xxx了嗎,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喝醉酒打了配偶,隔天才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事,發個紅包給對方,絕口不提每次喝醉酒都打人的事。配偶覺得委屈,“我都給你發錢了,你還想怎樣!”無論是對孩子,還是對配偶,所謂的“道歉”毫無愧疚感,以後還會犯類似的錯誤。

道歉首先要真正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用對方接受的方式進行溝通、請求諒解。男人們才不會這樣道歉呢,他們會說,“我可是男人,也是要面子的啊!你覺得我會這樣做嗎?”骨子裡並不尊重小孩、女人的中國男人,反而覺得這樣做有失“面子”。

什麼是面子呢?這個詞不等同尊重,尊重是建立在雙方平等的基礎上的。“面子”只存在等級觀念極強的華夏文化中。一個人有面子,意味着他社會地位高,更受人尊重。“面子”是“等級社會的臉面”,男人怎麼可以跟孩子、妻子承認錯誤、誠懇道歉、請求諒解呢?和妻子、孩子有平等的關係,在等級社會裡,這可是“面子低下”的表現。上海男人分擔妻子的家務,在酒局上常常被其他省份的男人當笑話講,上海男人真是不給自己掙“面子”呀。你有過正常接受道歉的經歷嗎?你覺得一切根源問題在哪裡呢?

給孔子看相的女相士是誰?

《史記·孔子世家》《韓詩外傳》都記載了姑布子卿給孔子看相的故事。
有一天,孔子從衛國東門出來,正巧看到姑布子卿迎面而來。孔子對弟子說:你們把馬車讓一讓,有人要來,一定是來看我的面相。
姑布子卿也對隨從說:你們幾個讓一讓,有聖人要來了。
孔子下車步行,姑布子卿迎面看他走了五十步,又從後面看他走了五十步。
姑布子卿問一旁的子貢,“這個人是做什麼的呢?”
子貢說:他是我的老師,魯國的孔丘啊。
姑布子卿說,是魯國的孔丘啊,我聽說很久了。

子貢問,你看我老師的相如何?
姑布子卿說,他有堯帝的頰骨,舜帝的眼睛,禹帝的脖子,皋陶的嘴巴。正面看起來,頗有有王者之風;從後面看兩肩太高,脊樑瘦弱,只有這點比不上前四聖。
子貢嘆氣。
姑布子卿說,憂慮什麼呢,臉長得黑又不差;嘴巴長點,但是面相又不主要在於這些,遠遠望去,像個喪家之狗罷了,你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子貢把原話告訴孔子,孔子無所辭,獨辭喪家之狗耳,說,這我哪裡敢當呢。
子貢說,汙面而不惡,葭喙而不藉,只是把這個相面結果告訴你。用喪家之狗來形容,哪裡有這麼嚴重呢?

孔子說:“你難道沒有見過喪家的狗嗎?主人去世裝入棺材,祭品在桌上,開始祭奠。喪家之狗還東張西望,尋找主人。好比我的際遇,我所能想象到的景象:上無明君,下無賢才,王道衰落,政教失散,恃強凌弱的越來越多,以多欺少的越來越多,百姓放縱,綱法禮節統統失去。而我就如同那喪家之犬,還在尋找著,想有所作為啊!”

孔子懷才不遇,一生不得志,普天下感嘆,“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姑布子卿的斷語很厲害,評價他“喪家之犬”,連孔子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姑布子卿是古代相術最精明的女玄學大師,給皇親貴族看相,是很厲害的人物。師父在我名字美懿後加上紫卿二字,便也給我加上了姑布子卿的勉勵、嘉許。美懿紫卿 。
相時而動,趨吉避凶。我也願能在世間萬物的理解與詮釋上成為舉足輕重的一筆。

什麼是信仰?

   我雖不是一名佛教徒,卻曾在一間寺廟住過一個月,吃在寺廟、住在寺廟,每天的時間就是掃掃地、洗洗碗,有時會找寺廟的出家人聊聊佛。有一次我問法師,到底什麼是信仰呢?

   法師說,你能願意為它付出生命,這個東西就叫信仰。你願意為什麼人什麼事付出生命嗎?

   我不說話,想了一會,沒有啊。我不願意為別人,為什麼事付出生命。

   法師說,等你有孩子就知道了。

   所以有些人的信仰是老婆孩子熱炕頭,那他就是如此。有些人的信仰是金錢,那他就會為了錢付出生命。原來信仰並不就是磕長頭、胸口劃十字,信仰是一個你願意為之付出生命的東西。

你認識的人里,有誰的婚姻讓你覺得特別好嗎?

這個問題問過好幾個朋友,回答都是,我本來以為有的很好,但其實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結了婚的人比單身的人還要孤獨。

    去年在日本認識一位彈三味線的音樂家,七十多歲了,一個人住在日本的鄉下。我問他,為什麼你要住鄉下呢?他說,我晚上有時候想彈琴,如果我住城市裡,晚上彈琴,警察會來抓我的。在鄉下,沒有人,我想凌晨三點彈都可以,天上的鳥會來聽我的音樂。那你妻子呢?音樂家說,她不喜歡鄉下,她和孩子住在大阪。十天的yamauto音樂節,我們扎着帳篷在京都山裡露營,七十歲的老爺爺也是。他一個人過着他想要的生活,也會在山裡彈琴,一直一直彈下去。

     前幾天去清萊半個小時車程的地方看到一間鄉村咖啡館。很偏的位置,每天也就兩三個客人。和老闆聊天,他從清邁退休來到這裡五年,一點點修房子,改造咖啡館。我問他,這個地方花了100萬泰銖買下來,那有沒有賺回來呢?他說,沒有。他喜歡安靜的環境,客人不多也無所謂,賺不回錢也無所謂,這樣的生活是養老。我又問,那你老婆呢?老闆說,老婆不喜歡不能購物的地方,她和女兒一直在清邁。咖啡館裡掛着他爸爸媽媽泛黃的老照片,很美很英俊。在鄉村獨處,看看書,一個人安安靜靜獨自生活下去。

    有人稱對象老伴。老伴老伴,老來相伴。可實際情況卻是你過你的,我過我的,分居兩地,不再相伴。我其實是有羨慕的伴侶的,一對在泰國辦私人孤兒院的基督教夫婦。六一和九月,我和師父都去那拜訪過。夫妻倆有共同的信仰,雖然沒有生養自己的孩子,也不富裕,卻用心用力一起來養十幾個孩子。最大的孩子在念大學,最小的只有四五歲。丈夫做醫生賺錢來養孩子,也會有一些愛心人士捐錢捐物。平日里夫妻倆帶着孩子們種菜、養雞鴨、養魚。在假期辦中文學校,附近村子裡的小孩也會來學習。妻子跟我說,多學一門語言,他們未來好獨立。相濡以沫的婚姻,並不定要多少甜言蜜語,有同樣的信仰,同樣的人生追求,一起度過,便足以讓我相信婚姻了。

很多人辦婚禮,要提前一年預約酒席,提前一年做婚禮策劃,穿什麼樣的衣服,做什麼樣的儀式。可是選擇對方做自己的配偶時卻是如此的倉促,好像只是遇見的那天腎上腺的衝動。卻沒有和對方花足夠多的時間來聊聊未來人生的方向,是否有共同的信仰。到底什麼才是好的婚姻呢?時間只有一起度過才覺安心。

祝關注我的小可愛們,最終都能擁有牛奶與蜜甜的婚姻。

泰北咖啡館 https://youtu.be/f84IAIX0ttQ

泰北孤兒院 https://youtu.be/irpGhELt0sk

2014

日日是好日的2013年再見拉。

2014年,請繼續小才微善,知情識趣。

原本想要做皮具的,買了一疊書籍想想還是得無限期延遲(原因不細說了)

感謝水妖大大認真耐心的皮具製作。

2014年在淘寶開店了,做點有意思的東西給大家看看。

這是第一件。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36863887802 

 

 

順便說說2013年的生日吧。

“你好,我是小愛,今天是我的生日,你能滿足我的生日願望嗎?你可以親我一下嗎?”

這是我在美團做得最美的一件事了。

通過微信公眾帳號做的一件事

在微博上徵集百來人,加上我的微信公眾帳號,每人念一句詩,我在後台下載,再經過後期剪輯製作的《生日頌》。

隔了這麼久,終於發上博客了。

中日留學生在倫敦抗議朝鮮核試驗

Page 1 of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Viewing Options List View Grid View